拾光者

拾光者

 
   

1、
- “来两杯桃心卡布奇诺”她指着菜单,又好像指着菜单后面的他。
- “可以么?”
- “嗯嗯嗯??啊?我都可以都可以”他恍惚间回过神来,仿佛看墙上的贴画入了迷,又仿佛他对面没有坐着她
- “看什么呢?这家店装修的挺好吧?”她微笑着问,略肉的两腮好像凸出的两盏大灯,照的他没法直视
- “啊啊,嗯是啊”他两只手上的10根手指,在桌底下飞快的纠结又拆分,捻来捻去揉搓着他的小心思。他又看向窗外,因灼热而微红的脸颊,微微嵌入巨大的落地窗上
- ???
- 要不要表白啊?怎么表白好啊?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?要是不是的话那以后岂不是会很尴尬?我是不是表现得太明显了?我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?好尴尬啊!嗨呀好气啊!
-
- “咝~”
- “?怎么了你?”她不解
- “没事,没事,我…我抽筋了”他揉着他拧的通红的,那块破裂了无数毛细血管的大腿肉,疼痛并没有让他清醒。
- “哦”
- ……
- “你是不是学美术的啊?”
- “今,今,今天天气不错啊”他驴唇不对马嘴,又看向窗外
-
- 冬夜的霞灯打在徐徐飘落的雪花上,反射的光映衬着男孩跟女孩。他们就像电影里的主角,路边的行人都像程序一样纷纷穿过,成为流动的符号。他们彼此紧紧握着双手,飞速交换着彼此的体温。
- 他的时间到了,他说出了他排练了无数次的剧本,他的口型,声音,语速,眼神,都是如此完美无缺,让人不得不动心。是的,一切都顺利的进行着,他看到了她眼角的泪滴,他早以准备好下一个动作了
- 迎接这火烈的红唇吧
-
- “喂???”
- “啊,嗯?”他大梦初醒,看清了眼前的景色,窗外的小雨从他们进门开始沥沥啦啦下个不停,冲刷着他只存在于幻想中的画面——哪里有什么好天气
-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他擅长的,那一定是做白日梦
-
- “您好,两杯桃心卡布奇诺”
- 两杯咖啡端到了桌子两边,升腾的两团雾气模糊了他们的视线,他隔着雾气偷瞄了她一眼
- 真漂亮啊
- 他又开始思索了,他将亮银色的咖啡匙放进杯子里,成360°回旋走位,跟他脑回路似的,终点即是起点。
-
- “喂,你的心都碎了”她的声音穿过雾气
- “???”他迷茫的看向她
- “把我的心给你吧”若是仔细看去,便会看到她坚定的眼神,那里面好像画了一个发送键
- 他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她涂满星星的指甲伸了过来,杯子随之递了过来
- “呐,快喝吧”
- ……
- 他不知所措,只好端起咖啡,尽力将头贴进杯子,低垂的大鼻子已快要淹进奶心中。白色的奶心散发着甜腻的香气,将他的脑袋甜到发昏
- “吸溜~~~咳咳”他大伸着舌头,舌苔上的红色一直蔓延到耳根,显然烫的不轻
- “好烫啊好烫啊”
- “慢一点啊,我的心可是很烫的哦”
- ……
- 我是在被撩么?  他心里冒出这么一句话。
- 看来是的呢。  他自问自答
- 那我现在该干嘛?
- ??????
- 他脑回路可能已经短路了
- 他撕开了一勺糖包,一口倒进嘴里,咔嚓咔嚓的咀嚼着,并且直勾勾的盯着她,像是在打量一件衣服,他脸上的红晕也随之消失,完全不紧张了。他现在倒像是个正常人了,又或者像个神经病?反正如果我是女主,我早就拎着包直接走人了。
- “好看么?”她也在看他,或者说一直在看他
- “挺好看的”他含糊不清的说,随之喷出来的是砂糖碎粒
- 她摸着她粉白色包,露出她特有的开心笑容“我也觉得这个包挺好看,嘿嘿嘿,你还是挺有眼光的嘛”
- …他愣了一下,咽下已成糖水的砂糖,瞳孔又恢复原来的样子,短路的脑回路又开始了运转
- 他脸部肌肉略微抽动一下,算是一声苦笑,他放弃了在脑海中检索yy小说里攻略女主的亿万种方法,他其实根本就没想着用过。

- 他看着她端起他的杯,鼻子轻轻抽动,吸着奶香气,看起来这么享受。他看在眼里,却感觉有万蚁蚀心那样痒,她小巧而精致的鼻子哟,被金黄的灯光照射着,如此光滑又闪烁,它的轮廓早在他的本子里画了又擦,描摹了无数次,成为了一个亮铅色的小勾
- 他快要把持不住了,他有理由赌一把。毕竟再怂逼的人,也会受不了这浓到窒息的荷尔蒙气息。
- 他端起她的“心”,小口嘬着。这次他仔细的品尝,奶心逐渐变形进入他肚子里,填充为他身体的一部分,勇气值以可见的速度上升着。
- “登登~”钢琴曲起!
-  “我…”
-  ‘嗡~嗡~我承认我是爱情里的废柴~’真是恰到好处的铃声
- “我接个电话!!!”


-

2、 
- 乌云还没离去,依然是小雨
- 雨滴的密度下降了,质量却差不多,这点从下水道进水的声音就能听出来。
- “爱,年轻的时候像洪水,短暂的爆发,深溺其中难以呼吸。年老的时候像涓流,缓慢却细微,无知无觉环绕左右。尽管密度与单位质量总是变化,但是爱的质量总是守恒的————爱の守恒定律”
- 啥玩意啊这写的?意思是老了那方面不行了么??
-
- 写的什么不重要,反正包装纸也不可能爱他,包装纸里的糖葫芦也不会爱他,他也不知道谁会爱他。
- 五颜六色的鞋子来来往往,从地上带起黑灰色泥水,泥泞的路面分毫不能粘住路人的脚步。在这条路上每天将有大量荷尔蒙分泌,蒸发,还有不太多的交融。连阴霾也不能笼罩住这里的气息
- 他也咬了一口糖葫芦,一个心形的糖葫芦。这里的玩意似乎总是跟心有关,商人们可能闻不出荷尔蒙的味道,但是他们对于钱,可能拥有比狗还灵敏的嗅觉
- 他们就这么并肩走着,两张嘴里的葫芦焦糖嘎吱嘎吱,就是各自唯一的声音,这可能能掩盖他的尴尬,好像他们俩出来就是为了吃糖葫芦似的。
- “喂”她掐住伞柄,也掐住他的脚步
- “?”
- 她低着头,看着溅起的小水花,小卷的头发遮住了她的面部表情
- 肚子疼?
- “你,那个啥,怎么了?”他不太确定哪种肚子疼
- “那个”真是轻声而温柔
- “?”
- “那个你,那个”
- “?”
- “你脸上有饭粒啊”
- “???”excuse me?
- 我中上午都没有吃饭啊,而且我刚才喝咖啡也没有感觉到啊
- “我中上午都没有吃饭啊,而且我刚才喝咖啡也也没有感觉到啊”他可能觉得不太好笑,所以干脆说出来了
- “!!!”她好像很生气?因为他看着她颤抖的手一直抖到头发上
- “你不要动啊,让我帮你擦掉它”
- “???”
-
- ‘迎接这火烈的红唇吧’旁白语

- 他能清楚的看到,她微陷的酒窝里泛出的红晕,桃红色的小嘴填充着最美味的浆汁。
- 慢慢接近
-  (自行脑补)

- “这可是我的初吻哦”他的脸上留下了一圈无痕的唇印
-
- “……你牙上有菜叶”可能还不够过瘾
- 话语快,动作更快
- 这次,两个嘴唇并到一块
- 一条小蛇很生疏的摆弄着它身子,顶着两排整齐的皓齿
- 显然阀门并不怎么牢固
- 现在两条小蛇交融到一起了,他们能尝到糖葫芦焦糖的甜味以及咖啡的奶香气
- 当然还有更多的,不只是味觉上的东西

- 产品促销员的喇叭里,依然是敷衍工作的声音。香爆大鱿鱼的锅里面,噼里啪啦的沸油还在跳动。细密的雨丝穿过人群,使扔在地上的伞被打出沙沙的声音。
- 两个脑袋紧紧靠在一起,迎接着细雨的洗礼,行人纷纷,乱声鼎沸。
- 像是所有小说里描写的那样,时间好像在他们这里绕了个弯。

-
- 他们忘情而陶醉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2)